阿溪巴

【SDR2】美术室里的舞台剧。

  CP向。百合!!

SDR2.

狛日狛无差?


  狛枝凪斗的风衣下摆就像是坠落的蝴蝶,因为气流的涌动而一上一下的,绿色的蝴蝶带着红色花纹的翅膀跳着死亡的圆舞曲——艳红色的血液染红了深绿色风衣的部分。

  真脏啊,我这样垃圾的血液,如果染红了外套的话,怕是洗不干净了。

  日向创拉起衬衫领带,结成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像是被灵巧的手牵扯着移动着的女孩的项链,尽管手上染上了粉红色的颜料,也是没关系的呀,美术室的狛枝凪斗坐在画板前,画着她的挚友的样子,对比起同龄人有点高的身材,有点长的呆毛,有点大的胸围,都一一的描绘的清清楚楚,她的笔开始挥动。

日向创笑起来也是很漂亮的呀,没有系领带的样子谁都没有见过,只有狛枝凪斗她难得的看见,就像是领带本体一样,这让她有点开心,日向创不再去管领带,把它顺手挂在了天花板上,坐在了桌子上,冲着狛枝凪斗笑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笑的那么开心了,因为那个人是她的朋友狛枝凪斗啊,所以她很开心,能够和她一起,不是最棒的吗??

狛枝画笔开始挥舞,手开始用力,日向创静静的坐着也有些不耐烦,于是伸了伸懒腰活动起来,她没想过对方会觉得自己不戴领带的样子不错,有点不习惯的摸了摸脖颈,狛枝她已经开始画领带了,日向创站了起来,笑着冲快画好的狛枝凪斗说了些什么,招了招手。

狛枝凪斗看见她的样子,笑出了声,日向桑——真是的啊,明明是个预备学科。

  抱怨又甜蜜的语气。

于是日向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话气着了,于是不说话了。

狛枝凪斗的画笔慢了下来,手也渐渐松开了。

收尾!真是漂亮啊。

狛枝的手松开,轻松了不少啊!


绝望残党侵袭的这个世界,变得黑暗起来了啊,就像是黑压压的云朵覆盖住了蓝天。

  ——没有希望啊。

  原希望之峰学院原超高校级的幸运狛枝凪斗的腹部插了一把尖利的美工刀,她倒在地上,就像是一张美丽的名画,她的血像是粉红色的颜料一样,流了一地。

   原希望之峰预备学科,日向创。

  她漂亮的脖颈被红色的领带束缚住,早就没有了呼吸。

  ——没有希望啊。

  ——不管是人工的,还是希望而已,都没有了啊。

   ——未来也好,幸运的人生也好,都像是黑暗里最后的阳光一样消失殆尽了呢。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粉色头发,熊熊头饰的女孩子的鼓掌声回响在偌大的美术室里。


Happy   End.


【弹丸同人】桥

就当作狛枝生贺好了..其实一开始没想要这么干的.

不过我来不及写所以就这样好了 ..

文笔渣渣..故事结构渣渣 ...

这样还没问题的话请让我称呼你一句小天使!



我叫日向创.已经准备去死了.

因为无法回应父母的期待和朋友的期望而感到了绝望,即使那样也不能死,我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但是我已经无法支撑下去了,这样的我...或许真的是个懦夫吧?

我决定从大桥上跳下去,然后永远的结束自己这个不成器的生命。

  我站在大桥上,风从桥的对岸吹过来,把我的白色衬衫轻轻撩起 ,清爽的风啊...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色了.

  夜色渐深,我的手机震动着,屏幕亮起来,是我的朋友七海的一条短信。

  “日向君在做什么呢;-)”

  ...突然有些留恋,如果跳下去的话,我的朋友怎么办呢.

  留恋这种话这时候也不应该说了吧..我这种人.

  不行。必须跳下去。

  ......

我把领带解开绑在大桥的栏杆上,这样他们在江里打捞到一句少年的尸体的时候,没准就能认出我了..

  我的死状会是什么样的呢?

  不行不行,再想下去就没有勇气跳了,必须跳下去才行..。

我正想翻过栏杆,突然一个白色头发的少年按住了我的肩膀,似乎比我高1.2厘米的样子,正用他灰色的眼睛盯着我的脸,大半夜的竟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

“这不是..隔壁班的日向君吗...?”

  他看着我.可能是意识到我愕然的心情于是笑着解释到“我是隔壁班的狛枝凪斗哦.. 日向君在年段里面也算是名人了呢. 我这样的残渣也是有所耳闻的啦。”

这个人说话的方式未免也太奇怪了一点儿.. 不过......狛枝这个名字似乎有听说过的样子。

啊...那不是隔壁班的那个说话很奇怪的男孩子吗?

前几天听左右田说过的来着..?

“总之对你的事我稍微有些听说过的..怎么了?”我流着冷汗干笑着看着他的脸。

“哈哈哈遇到了饱受欢迎的同年级同学了呢..?这样的幸运会有什么样的不幸呢..?那种事之后也不用管了.不过日向君..”他的目光看向栏杆上的领带,又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日向君想要做什么呢?不会是要从这儿跳下去吧?”

“啊..这个啊..”我逃避着他蛰人的像是蜜蜂的毒针一般的目光,一边用手揉搓着绑在栏杆上的领带.

“我大概是对自己有点失望了吧.”

感觉心情意外的能放松下来,明明是陌生人却有了一种奇怪的信任感,“辜负父母期望的我已经没必要活下去了吧.. 他们渴望的我的样子和我自己是完全截然不同的人啊...! 不被别人所期待的话...”

“呐,日向君。”

狛枝打断了我的话。 用一种奇怪的扭曲表情看着我的脸,我被他的表情吓着安静了下来。

“难道是绝望了吗?”

“不是的..我..!”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因为自己没有做到别人期望的事情什么的就这样放弃了吗?日向君的眼睛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唔..”

我被他反驳的几乎无言以对,就像言刃出鞘却被铁锈卡住了一样。

“我从日向君的眼睛里看到的是希望啊..!这样的希望一定能够..”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光是说话就让人感觉全身不太畅快,被谁遏住了喉咙一样发不出声音 , 也无法呼吸。

“尽管日向君觉得自己只是没用的人什么的吧?”

“但是日向君的话可是很受欢迎的呢.”

“摄影多次获得大奖的小泉桑和著名的舞蹈家西园寺桑,技术精湛的保健委员罪木,充满着希望的才能的大家,和这些人关系都很好的呢.”

“如果是这样的人的话有什么去死的意义呢.”

“反倒是我这样恶心的.一文不值的蛆虫,活着也只是污染空气罢了.既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让人羡慕的地方。”

“我这种人。”

“能做希望的垫脚石就何德何能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所以我这样的家伙..干脆就去死的话也无所谓吧。”


…不能放下不管啊.这样的家伙,尽管恶意已经涌出来了但是这样下去的话绝对会因为这样的绝望而崩溃的吧。


“不是这样的..!”无视了他惊愕的神情,我不由自主的论破了他.

“呐.狛枝..”

“你的话不是什么无所谓的垃圾啊.. 尽管这样你也要好好活着,垫脚石什么的轮不着你去做,你只要好好活着不就好了吗.”

“希望也好绝望也好..未来是不可怕的...!”


“这样的日向君..真是太耀眼了啊! 完全无法预料之后的不幸了啊?! ”

“我说啊..日向君。”

“我这种垃圾也能够和你成为朋友吗..?”

我不假思索的说出了这样的话,“当然了。”

“那么走吧,回家吧!”

我和他一前一后的走着,狛枝在后边跟着我,我听着这样的声音感觉到了安心 ..。

这样算是拯救了狛枝吗?但是获得更大救赎的.. 一定是我吧。

“谢谢你啊.狛枝。”

“...”

“呐,狛枝?”

我回过头,大桥上空无一人 ,我突然睁大了眼睛,心脏嘭嘭 的在胸膛里激烈跳动,我趴在栏杆上往下望,只有水纹和谁落水的声音在空气里回荡 。

我终于抑制不住惨叫了出来 。


End.


狛枝枝城堡 ② [中]

●狛日有.


●原作是Mogeko城堡.


●剧情修改 人物ooc有


●游戏是全年龄向所以这篇文也是


●其实有一点点猎奇


●其实有很多


没问题的话请↓



  “我觉得..在这里待下去的话一定会有不好的事发生的,总之还是小心点行事然后快点逃脱这里吧.”

日向创心里想道。

但是这里是哪里呢?要说的话这里的一切都不太正常..为什么会有人形的却和神经病没有什么区别的生物存在啊..

   而且居然还是量产..怎么说都违反了我这么多年来的世界观了,一定有哪里不对啊.

而且那个隧道也很让人在意 , 明明是猎奇的死法..我却没法不去在意,心里像是被人抓住像一块布一样揉出了了很多皱纹一样疼。

  “总之别想这些事了!先出去要紧!想这么多事也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日向创逃避现实似的露出了奇怪、苦涩 的笑容 ,推开了二楼的大门。


    你是绝望派?希望派?还是才能厨呢。

 


   二楼很大.但是装饰却非常单调简单.这样大的房间里竟然只放了一副狛枝的画像。画像上的狛枝微笑着但却充满了危险的感觉,像是在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一样。

       “这群家伙是多希望自己啊..”日向创看着这画,背后冒出来一阵虚汗  ,无力的吐槽道。

  “才不是这样的哦?日向君。”

“哎?!”

画上的狛枝笑着睁开了眼睛。

“我可是最厌恶自己的啊.. 但是对于这样的自己却有些愚蠢的期望啊。我希望能够有人能够竖起我的雕像,然后憧憬我,称呼我为「超高校级的希望」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让人厌恶啊。”

狛枝的笑声简直无法入耳,看着日向的眼神也像是混着绝望和希望的要素一样。

交织在一起,一片混沌。


“狛..狛枝。”

“唔..”

这个狛枝的背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数不清的狛枝,一个个向日向创涌来  。

“唔..啊...别过来啊?!”

日向创崩溃似的推开了眼前的狛枝往身后的走廊跑去,好像永远没有停止,长廊的地面和墙壁的颜色都一样,就像是循环似的没有尽头。只能听到自己的喘息声,鞋子敲击地面的卡啦声。

还有背后一大群人追着自己的声音。

好累...干脆就这样被抓住死掉好了..反正也是逃脱不了的吧...?

干脆...

不对不对..

等等..前面有门啊..而且如果是这样的话会被做什么也不清楚啊。

不行..。

  

日向创君加速跑进了前方的门,然后狠狠地把门锁扣上了。


“日向君...开门哦?”

“哈哈哈.不开门的话就等着被我们这群垃圾侵犯好了。”

“不对.开门的话也会侵犯你的哦?”

“开门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日向创已经混乱了。  他的脸几乎都要变成青紫色 ,脑子一团浆糊。 他只能遵循身体本能慢慢的从地上坐起来,离开这个房间。


二楼就像是不同的空间强行拼凑在一起一样。 明明刚才还是室内,突然就变成了室外,美丽的,话语是希望的。也就是充满希望的紫阳花盛开着,大片大片的花海生长在道路两旁,隐隐约约的紫阳花 】注 绣球花(′ロ`)】特有的味道 一路上都能闻到 。

日向创的视线总算从地上挪到了前方,突然觉得 衣角被谁扯住了。

一个小孩子。长得和狛枝很像的孩子。

要说的话根本是狛枝吧

“妈妈.”

不不不谁是你妈妈啊..

这个孩子用落寞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突然跑开了 。

...

真是寂寞的眼神啊。


日向创下意识想要抓住他的手,但是这孩子跑的很快,一下子就不见了。

有点儿难受,心里。

“啊啊?是日向君来了吗?”

女孩子的声音钻进了日向君的耳朵里,声音对于女孩子来说稍微有点儿低沉,于是被叫到名字的日向创下意识的抬起头。

“你好,我是第二层的狛枝哦?”


TBC.

性转哦。

还是很帅气 对不对...!


^V^...嗯   放

假了有空就来更了。


狛枝枝城堡 ② [上]

●狛日有.

●原作是Mogeko城堡.

●剧情修改 人物ooc有

●游戏是全年龄向所以这篇文也是

●其实有一点点猎奇

●其实有很多

没问题的话请↓





  完全都不对吧..这种事...说爱着我内心深处的希望什么的。

  这先不提,这种很燃的展开是怎么回事啊.明明是你召唤我过去的却说完话就让我走开了也不太对吧..

  虽然如此但是日向君还是离开了房间,走时还顺手带上了门,回头瞥见狛枝怎么看都不怀好意样的笑脸,竟觉得不安和犹豫了起来。

  我应该要相信他的吧,毕竟也没什么办法了啊。

  “对了,日向君。” 和别人不同的狛枝垂下眼,“虽然可能没什么用处..不过还是带上它吧?”狛枝晃了晃手上沾着荧光涂料的白色手帕 , 用另一只手扔给了日向创什么东西。

一把小刀。

“如果有必要的话,就用它把‘我’给杀掉吧,毕竟是我这样的垃圾的复制品,多了也是很烦人的呢。”

狛枝的口气变得微妙了起来,似乎还带着一丝疯狂, 但好像有种熟悉的、这个人本该就是这样的感觉。

“永别了哦。日向创。”

“…再见。”日向君低下头有点失落的踏上了未来的路.

  日向低着头打量着手里的小刀,心里有不安又忐忑的感觉,虽然得到了防身用的道具但是自己一定下不了手的吧.

  毕竟狛枝是人形的吧,如果被杀掉的话也会流出血液之类的吧.. 只是躲避着就可以了。

  这就是二楼的楼梯的话..爬上去就可以上一层了吗?

  很迷茫,完全不清楚自己会有怎么样的『未来』。

  搞不懂啊,我明明只是想要普通的回家而已,为什么偏偏发生在我身上呢,这样的事。

  干脆就这样放...不对!我在说什么啊,到了这个城堡整个人都不对劲了啊?!

  总之这样走下去一定..能出去的。

说起来哥哥怎么样了呢..?

“创,这个草餅给你。”

我觉得这是哥哥说的最感人的话。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我都快哭了!

缓过神来已经在一片长长的走廊里了.自然风光的感觉明显的有些过头了.但到处都只是红色的,层次分明,却没有别的颜色。

  简直都要瞎了..。

这个城堡的主人什么破品味。

“哇啊——!”

一个狛枝扑了过来。

这这这什么啊?!

日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

狛枝扑了个空。

想要无视掉这只狛枝脸上的失望之情 。

“早——!好!现在问题来了!”

什么梗吗?!

“什么是希望啊?!!!”

谁会回答你啊也太哲学了吧?!

“不知道去死啦!” 日向君面无表情的说出了伤人的话不过对象是狛枝完全没问题哟!

  “啊...真是被伤到了呢,可爱的日向君也会有这样的一面呢..不过我要回房间睡觉了哦?”

  你是在暗示什么吗?!

  松了一口气的日向默默握紧了小刀,往前走去 。

TBCCCCCCC.

狛枝枝城堡是时间混乱的地方所以有的会记得预备学科有的会忘掉。

(=′∇`=)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呢?好期待呀。

狛枝枝城堡①[下]

●狛日有.

●原作是Mogeko城堡.

●剧情修改 人物ooc有

●游戏是全年龄向所以这篇文也是

●其实有一点点猎奇

●其实有很多

没问题的话请↓


第一章[上]的链接:  http://1214411298.lofter.com/post/1ccfda26_5cdefb9





  “唔啊..”通过走道来到了一个宽敞房间的日向觉得自己的三观都不好了.

说起来那是什么东西啊…?

人吗…?是人形的吧.但是那样的三观完全不对吧..而且数量还很多的样子.

我该怎么出去啊.门被堵住了 .外面也有不少狛枝的样子.

不管了.再呆在这里的话他们又会追过来的吧.先走好了..

日向君扯了扯自己被拽歪的领带观察起这个房间来.

房间很大.有很多很大的桌子.也有不少的椅子.所以大概算是食堂之类的地点.说到底我差点以为那群东西是不需要进食的啊..太毁三观了吧 。

走到房间的尽头能从大大的窗口往外望.但外面似乎是悬崖峭壁的样子.跳下去似乎太不明智了.

先找找别的出路吧.

日向凭着直觉推开一扇门.他低垂着头踮着脚小心翼翼的不发出声音走了进去.似乎没有人.于是他注意到了地上意外的线索.

“卡擦.”

遭了!有什么声音…!

快躲起来!!

日向君左右看了看.附近似乎有很多箱子

先不管了——!

日向破罐子破摔的扒开箱子堆.躲了进去.

脚步声接近了.接着是枝呀推开门的声音 .紧接着传来了狛枝说话的声音.

“啊..日向君究竟要躲到什么时候呢.”

“以为这样就能甩掉我们吗.”

“说起来前几天做了一个东西.日向君雷达——能够感应到日向君的呆毛电波哦!”

“咦..雷达的零件好像掉下来了.”

“坏了嘛不是!”

“真是麻烦啊日向君.如果这样的话我就只好把城堡毁灭再把你的尸体挖出来了……”

狛枝的语气听起来很不愉快

“既然如此——”

“订灵——”有什么广播一样的东西发出了.

“啊…!集合了…!”

狛枝仓促的甩上门跑开了.

“哈.还好他们集合了..”

不过其实集合是什么鬼啊说起来..不过先去看看纸条吧..

“你好.后来者..如果你来到了这里大概也就没什么机会出去了吧.我发现他们是无法杀死的.虽然是这样但是我却也没法逃离这里.”

“但是我发现他们是..”

“遭了他们要来了...先走了你加油!”

“哈..明明我这个残渣还在进行着和超高校级的大家一起的修学旅行呢..虽然只是采集东西但是..果然还是比这边好吧.”

“说起来善良的日向君一定会多余的担心我这种人吧..?”

“说起来为什么和我一模一样啊那群家伙..”

                                        狛枝凪斗

日向觉得有点不好。

既然他们来了你好歹还是写了这么多话啊?!

而且狛枝凪斗这个名字..长得相同..。

日向这个姓氏虽然是很多见——

难道说这群东西和名字叫狛枝凪斗的人有什么关键吗.

“nagigi..nagi..nagi..?!”

凪吗…。

日向君觉得脑子有点乱于是从地上爬起来姑且是装进了口袋里.

说起来这儿有个小门呢..

姑且走了进去。

“啊..!”

什么鬼啊这地方..

各种狛枝在背景里跑来跑去..烦死了。

说起来这画像…。

看起来很小的狛枝在棺材一旁神情绝望.

拿着两张纸笑着的狛枝.

嘴里一张一合在说什么.类似于「录取.......癌症...不幸...」之类的悲伤话语.

听不见在说什么.却觉得悲伤.

戴着手套的戴着铁链的人.

脱下手套露出明显不对号的手的人.

和普通狛枝没什么区别却笑的很温柔的人.

杀人未遂的人.

“日向君我真讨厌你啊…别呆在病房里好吗”

「真是失望……备学……希望…」

听不清。

被长枪刺穿肚子却感觉他在笑的人.身旁掉落着灭火弹.

躺在一个仪器里的人.

……。

「吵死了」

「不要想起来」

「请永远留下来」

……?

刚才好像经过了特别可怕的地方…日向君顶着巨大的信息量呼啦的跑了出来.感觉到世界观都被冲击了

“到这里来吧.”

坐在房间里的狛枝微笑着说.

日向君下意识想要逃离却被对方的一句话拉回.

“我和他们不一样的哦…?日向君不来喝杯咖啡吗…?难道是讨厌我这种垃圾吗.哈哈.也算是正常的事.不过我会告诉你一些有趣的事哦?”

真是有些糟糕的诱惑力啊.日向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这只狛枝.缓缓的.犹豫着坐在了沙发上.

“你好哦.日向君.虽然我也是狛枝里面的一员.但是我和那群东西不一样哦.”对方的微笑意外的治愈人心让人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想要离开这里是不行的.这是主体的意愿哦.但是爬上七层吧.日向君.那里大概有你想要的答案:)”

“我作为一层的狛枝.知道的事情不是很多.但是我想要告诉你一点哦.除了七个不同的狛枝.其他都是劣质品.是我这样恶心的垃圾都不如的东西呢.智商也只有母体的一半.所以很好骗的.”

“没有别的了.你可以离开了.日向君.”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呢…?你也是他们的一员吧——?”日向怀疑而不解的问到.

“哈..”有点怪怪的狛枝吸了口气.

“因为我相信着你内心的希望哦?日向君。”

TBC.

这个怪怪的mogeko他的原型

是第一章的狛枝.

温柔但是是个面具其实还是个希望厨.

依旧很渣但是好歹继续了 。

会继续加油的..大概 。

Mogeko与生火腿相性五十问

●猎奇要素有

●莫名其妙的东西也有

S君:「米娜桑——大家好我是这次mogege与生火腿相性100问节目的主持人S君.是个枕头上有大叔味道的大叔x.今天的嘉宾是我们的MOGEKO和他——手上的生火腿!欢迎!」

「掌声雷动.啪啪啪啪啪啪.」

「备注:下文s表示主持人.M表示mogeko.」

M:MOGEGEGE.HSHS.

S:啊啊配上我的名字这两个字母真是意味深——咳.moge桑对于参加我们这次的节目有什么感想呢.

M:mogeko这么天才当然必须参加这样的节目了!hshs.

S:那么我们就开始访问好了☆

S:1 请问您的名字?

M:天才的喜欢生火腿的moge桑!

S:……。

「默默在本子上记下「Namahamukichigai ikirukuzu」」

[喜欢生火腿的脑残 活着的渣渣.]

M「看着s不明觉厉的」mogege?

S:2 年龄是?

M:伟大的moge桑是永恒的!

S:突然好想打你.

M:哎^///o///^

S:好贱.

S:3 性别是?

M:可以和女子高中生度过甜蜜的夜晚的性别!moge!hshs!

S「默默在纸上写下‘龌蹉的不明物’」

S: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M:天才的mogeko!!!!!!hshs!

S「一拳揍成肉块.」啊抱歉抱歉.会好好带你去etihw那里的.

[十分钟后.]

M:「生龙活虎」hshs.yonaka碳prpr.女子高中生prpr!

S:5 对方的性格?

M:甜美的好吃的.mogege!生火腿真好吃!真好吃![说着吃了一口]hshs!好七!

S:……。

S: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M:在很久很久以前.mogeko听说了有这么一种食物.真是好吃的连脑子都流出来了啊!!!!hshshshs.

S:我觉得已经掉出来了.

S: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M:生火腿真好吃!!!!!!!!

S:生火腿真好吃*2

S: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M:生火腿好吃!hshshshshs.

S:生火腿好吃*3

S:9 讨厌对方哪一点?

M:mogeko是不会讨厌美味的生火腿的!hshs.

S: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M:好吃!!!!!「完全陶醉在了生火腿里.」

S「抢过火腿.」请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M:「哭起来了」唔唔哇哈哈唔哎哎哎哎哎——NAMAHAMU——!!!!!还给我唔哎——!

S:微妙的恶心萌.但是好爽.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M:超级无敌帅气的moge碳喜爱的美食NAMAHAMU!!!!!

S:不不不其实即使一排MOGEKO也可以割草.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M:MOGEKO大人!

S:微妙的恶趣味.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M:MOGE碳☆

S:什么鬼.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M:NAMAHAMU——☆

S:不不不如果送给一个生火腿生火腿就太恶趣味了吧.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M:NAMAHAMU真好吃!

MOGE碳当然要NAMUHAMU!!至高无上的NAMAHAMU!!!!

S:本来应该是“把我自己送给您吧.主人.”这样美好的剧情但是如果是生火腿就太喜感了一点.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M:除了mogeko以外生火腿是最完美的!

S:虽然丝毫没有战斗力就对了.

17 您的毛病是?

M:已经把魂灵啊——献给了至高无上的生火腿之神的mogeko是不会有毛病的!

S:直接说没有就好了.

18 对方的毛病是?

M:生火腿之神麾下的生火腿是不会有缺点的!他们每一个都那么美味!「说着吧唧一口生火腿」HSHS!

S:可怕.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M:不让moge碳食用!

S:……这不可能吧理论上.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M:善解人意的MOGEKO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S:没有什么比被吃掉更令人不快了好吗.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M:mogeko的整个魂灵都献给了生火腿!mogeko是为生火腿而生活的!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M:放着很多美味食物的厨房.

S:意外的正常.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M:mogeko感觉幸福极了.从未感受过这样比女子高中生还要美好的东西!

S:嗤.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M:mogeko把他的肉乎乎的身体吞进了口里.

S:别这么说啊!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M:厨房.

S:……真是。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M:吃掉它.namahamu可是mogeko的好朋友.

S:你会把好朋友吃了吗.

M:@贝姐.

S:ri.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M:mogeko!!!!!!

hshs!!!!!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M:mogeko的灵魂身体舌头是生火腿的眷属了!

S:如果对象不是食物的确很感人。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M:至高无上的爱着!生火腿真好吃!!!!!!!

S:完全看出来了.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M:在moge碳嘴里发出吧唧吧唧吧唧的美味声音.太好吃了!

S:天.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M:天下所有的生火腿都给mogeko吃!mogegegege!hshs!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M:不可以!不然就会被像女子高中生一样对待!

S:不不不.做不到的吧毕竟对方是食物.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M:mogeko和生火腿形影不离.如果真的话就吃了他!

S:没迟到也要吃的喔?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M:被吃掉的时候!!!!!

S:ri.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M:生火腿的特有的食物的甜美味道.在mogege的嘴里被嚼碎发出甜香的味道的时候!啊亲爱的!美味的生火腿哟!
S:只是火腿而已好吗?!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M:吃生火腿。
39 曾经吵架么?
M:在和别的mogeko讨论哪种牌子的生火腿好。
S:有区别吗。
M:口感上微妙的区别mogeko都不会放过的。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M:已经说过了moge.
41 之后如何和好?
M:最后全部牌子的都买了。
S:真是mogeko的作风呢。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M:希望!无论是在什么时候!mogeko都要和自己的生火腿在一起!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M:在吃了很多的生火腿却还有生火腿的时候。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M:食用你moge.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M:[哭了]mogegegege.....
S:?!脑洞太大了在瞬间想到什么了吗?!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M:生火腿花。
S:这是什么。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M:除了喜欢女高中生以外都没有。
S:这不是秘密了好吗?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M:伟大的moge是不会有自卑感的moge.
S:一刀就死的没资格说。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M:mogeko喜欢生火腿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了moge.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M:[莫名兴奋]mogegegege!hshs!
S:?!

END.后面我真的没办法写了.

狛枝枝城堡①[上]

●狛日有.

●原作是Mogeko城堡.

●剧情修改 人物ooc有

●游戏是全年龄向所以这篇文也是

●其实有一点点猎奇

●其实有很多

这样也可以的话请



从前——有一个男子高中生.他的名字是——日向创.

有一天他坐着电车…

日向望着车窗外的电车.心里叹了口气——天已经很黑了.还要回家去见哥哥呢.哥哥隔了好久终于要回来了. 日向君的哥哥是个很优秀的人.虽然连他的弟弟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日向君想到晚上回家就可以见到哥哥了 但是却没有意识到即将来临的不幸.

日向闭上眼睛.耳边传来了两个女孩的声音——

“讨厌电车——那种东西怎么不直接撞上什么彭——的爆炸好呢.”

“可是巴士你也讨厌啊…?”

“巴士…?那个是最讨厌的了…!坐上去都想吐呢…!ksks”

“那你喜欢什么呀?”

“自行车.”

“可是自行车很累呀…?”

“日寄子才不管呢…!”

什么啊这对话…!

日向君在心里这么吐槽着.困意却涌了上来.然后渐渐的睡着了.

“哎?!这是哪?”醒过来的日向创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外面已经是繁星满片了.

“啊..遭了..!大概是坐过站了…!”日向慌忙的抓住自己的书包站起身.

这时候.不和谐的广播开始播放了——

“终点.终点——狛枝枝.狛枝枝.”

这什么地方啊?!

日向君压抑着心中的吐槽拿着包往外走.

车站的站牌倒是和别的车站没什么两样.倒是名字却出奇的奇特.

狛枝…?

像是谁的姓氏一样的地名.

说起来不会是那什么吧...?如月车站之类的东西.不会吧...

往前走总有奇怪的广告牌呢..

“有了希望就能世界和平——!”

每天都是不是吗?!

“每个月的一号到三十一号!都是希望日喔?!”

那不就是一整年了吗…

“哈.我这种垃圾果然还是上个吊淹死算了.”

别这样啊…?说起来这是谁贴的啊.

“杜鹃不叫的话就让他充满希望吧!”

什么啊这个…?!

一张纸上用粉红色的血书写着—— “希望”

对希望是多大执念啊.

一边吐槽着一边走出了车站.确认车站没有什么逃离的方法.于是只好往前走.

——看见了路牌.

Nagigi Forest…?这什么中二名字啊..不过其实为什么要用英文.

日向君轻声吐槽着觉得前面黑乎乎的大晚上去或许不太安全于是决定折回..

“nigigi.”一个白色头发绿色风衣的男孩子突然出现在了日向的面前.

“唔啊…?你在说什么…nagigi?”日向吓得呆毛都竖直了起来.包差点扔出去.

“哈.你就是日向君吧.”男孩子笑起来.

“我是狛枝枝.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像日向君这样的男子高中生呢.真是充满了希望啊…!”

“啊…?你们在说什…”话还没结束便被人按倒在地.狛枝带着一丝得逞的熟悉笑容.转过头喊到“大家…?”

这时候后面不知道为什么站着十几个…狛枝…。

开玩笑的吧…?

日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慌忙推开身上的狛枝往前跑去.试着无视身后嘈杂的“放心吧日向君我们大家会很温柔的哦?!!”

“对啊日向君我们对第一次的孩子会特别温柔的顶多一人一次的——!”

开什么玩笑啊…?我可是三观正常的男高中生啊!别开玩笑了!

这么说着一路狂奔.不愧是身体健康的日向跑的飞快…!

“哈..哈..”日向君扶着地面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说起来那是什么奇怪的生物啊.

人吗…?从外形看确实是这样啊但是如果是人的话怎么说也太奇怪了吧?!

开什么玩笑啊?

日向君的神情一暗.还要回家见哥哥呢.对呀.还要回家见哥哥呢?

日向君叹口气抬起头却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那是什么啊!他忍不住吐槽到.

一个白色的毛团形状的城堡.

——说实话真不想进去啊.但是..

日向君想了想后面的几个人坚定的走进城堡.

“欢迎来到狛枝枝城堡哦…?亲自让日向君来我们家真是麻烦了呢…!”一排狛枝站在日向的面前。

——开门杀?不会吧..。

“啊太棒了是充满希望的日向君呢…!真是太棒了啊?”

“hshshs..”

“说起来我要日向君的第一次哦?!虽然我是这样的残渣.”

“哈…?你在说什么呢?日向君的第一次是我的哦?”

“对于幸运这种没用的才能我还是很有自信的所以应该是我才对吧…?”

烦死了啊?!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不对吧为什么要在讨论一个男人的第一次是谁的啊…?

大厅开始乱起来.日向君趁机从侧门溜了出去.

不会吧..就这么溜出来了.说好的是智商很高的动物呢..?

”唔…哈…?”被人从后面抱住了.从身高来看似乎又是一只狛枝.

居然有埋伏吗..?

不可以..不可以这么被带走.

日向君心一横转身一拳磕晕了狛枝.

…什么啊.这家伙的运气还真是微妙呢..

看着因为因果报应倒在地上的狛枝.日向君眼里闪过一丝红色落荒而逃.

TBC.

写的乱七八糟的不在状态文笔也很烂.

恋物癖.

你好我是阿溪 这篇文是答应了朋友写的文 其实我没有看完htf.所以后面的角色不太了解.

但是很喜欢lammy的设定.刚好也被拜托了.

是很萌的 cp但是我很渣所以ooc有

ok?

↓↓↓






Mr.Pickels 今天也在用温和的嗓音来叫我的名字. 我好喜欢他用那样的声音.

因为 Mr.Pickels是我唯一的最好的朋友.

你好.

我的名字叫lammy.

最喜欢的东西——是和朋友们的下午茶.

当然——还有 Mr.Pickels.

但是 Mr.Pickels总是不太友善.他是个占有欲有点強的人呢...他经常会..想要杀掉我的朋友们!

为什么呢..虽然每次我都想要去阻止…!

但是最后 Mr.Pickels总是会把他们杀掉.

但是啊..

我最喜欢 Mr.Pickels了.所以他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我都会去原谅…!

所以..

所以我的 Mr.Pickels…。为什么不醒来呢..我并没有讨厌你呀?

只不过是和医生先生喝了杯下午茶.你就消失了呢..?

END.

我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大概是说lammy被治好了…!这样。


充满希望的美术馆与绝望的狛枝

你好这里是阿溪.这是处女作.

●唔 这是突如其来的脑洞 可能会很奇怪

●然后没有cp只能算友情向.

●硬要说的话是弹丸论破的狛枝凪斗xGarryx狛枝凪斗

●很渣

●描写不到位

●设定是狛枝死亡后+忘却的肖像ED后






  狛枝凪斗.一个希望厨.在某天被长枪贯穿.

这不是结束哦?

狛枝凪斗用手扶着墙爬起来.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腹部.用手确认伤口.之后惊奇的发现伤口消失了.风衣和里衣上也没有血迹.

环顾四周.是个蓝色的房间.除了一把钥匙和一个长发女人.别无他物.

“哈…?还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现在理论上我已经死亡了.但是却被传送到奇怪的地方来了呢.这简直是比日向君那个攻略小能手是个预备学科还要可怕的笑话啊.”狛枝这么絮絮叨叨着一边把掉在地上的玫瑰花捡起来.同时将目光移向了一旁的蓝色玫瑰.

——这东西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手控制不住的把手靠近玫瑰.

一点一点的……

碰到了.意外的没有扎人的感觉.明明有刺.甚至连触碰植物粗糙的那种触感都没有.  反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涌上来. 可惜只剩一片花瓣了.更像是什么恶趣味的家伙把他撕烂丢弃在了什么地方的样子. 不会在占卜什么吧..

有这样的预感.

把玫瑰捡起来顺到口袋里.再跑到画像面前捡起钥匙.

抬起头的瞬间——画像微笑起来。

…这是什么恶心的东西啊简直就比绝望好一点点。

难道说又有什么恶趣味的家伙把我的精神之类的东西传送到这样的地方来…?还是说是什么超自然现象.果然我这样的残渣连成为希望的垫脚石都是这么不顺利的事啊.

狛枝 这么想着用钥匙打开门.走出了房间.结果来到了奇怪的大厅.中间是一个桌子和一幅画像.画像总有种意外的圣洁的感觉.

“啊..怎么说呢.真是充满了希望呢!在这种绝望的地方的不幸一定会让我得到幸运吧!”

画的下方有个小小的署名.还有画的名字.虽然很小不过还是能看见——

《永恒的祝福》——格鲁特纳。

“祝福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还真是多余啊.我能够得到什么呢..?像我这样竟会把预备学科当做希望的垃圾..诶.花瓶?”

狛枝想起了什么.把口袋里的蓝玫瑰插了进去. “难不成还是什么回血点之类的吧..?饶了我吧这种rpg游戏的设定..哈哈..”

这么说着花瓶里的鲜花开放了.

…我这种残渣的才能真是在意外的时候有用啊.

玫瑰花开放了也就不好塞进衣袋里.于是保持着绽放的状态被狛枝拿着.

”走右边好了.希望我这样危险的才能别让我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才好.不过那样也不错啊…?让我这样恶心的生命结束在这样恶心的地方…” 这么说着狛枝低着头推开了门.一个男人倒在那里.

“哈..?”狛枝忍不住发出了疑问般的声音.缓慢的走过去.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听得见吗…?”

总觉得自己说的对白似曾相识.

“唔啊.你要做什么?人家可是什么都没有了哦 ! ”男人抬起头. 总觉得眼睛..眼神似曾相识.

“难道你是美术馆里来的人吗…?”男人突然爬起来开口问道.

“是啊.”狛枝微笑起来.不由得又披上了那副温柔的好皮囊. “啊..那真是太好了..!”男人的声音激动的都有点破音.“好久没有人来了呢!这次真的以为要死掉了呢!人家叫garry哦?你叫什么名字?” 狛枝对于对付突如其来的状况这种事本来是应该算擅长的.但此时却不知道说什么.

“啊..!仔细看了看你..你的设定..和人家好像啊..!”

狛枝凪斗愕然.但大脑下意识的给出了回复.

“哈..?像我这样的人和你撞设定还真是对不起啊.我这种垃圾即使是陌生人碰到了也会觉得恶心什么的吧.哈哈哈.”

“不是这样啊.人家呆在这里不知道过了多久呢!自从有个叫ib的孩子来了这里.就再也没有人来过了.因为人家的玫瑰被mary扯的只剩下一点点了啊.结果人家就只能呆在这里了啊.而且还要面对特别恶心的蓝色的娃娃啊.只不过是踢了一脚罢了.” “对了”garry想起了什么似的.“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我是狛枝凪斗哦?不过我这种人的名字不用牢牢记住也无所谓吧.”狛枝又在说妄自菲薄的话语.”

“人家没有这样想.因为你毕竟把人家的玫瑰还给人家了.这样的玫瑰如果花瓣全部没有的话.就会全身没力气!所以要好好保护好吗?”Garry蹲下揉了揉狛枝君的头.等等?蹲下?

狛枝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对.视角似乎在进入房间起就觉得不太对.于是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

哈…?这就是遇见队友的幸运接踵而来的不幸吗?这种像吃了某些现充去坐过山车作死看犯罪集团交易被灌下的药的效果是怎么回事啊…。

即使我这样的残渣变小了果然还是很恶心啊.

“怎么了?狛枝?”

狛枝看着Garry关切的眼神.觉得绝望了.

“说起来狛枝你有没有玫瑰呢”

“玫瑰的话.没有哦?”

“还真是奇怪.之前的那个孩子..就是ib..他是有玫瑰的哦!”

“不过狛枝君你这么大的一个孩子自己走应该很危险吧.人家正好也在找出去的路...虽然找了很久.但是一起走吧?”

Garry说着伸出了手.

露出了总觉得在哪里看过的笑容。


TBC.感觉是大坑呢。而且这么冷有人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