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溪巴

充满希望的美术馆与绝望的狛枝

你好这里是阿溪.这是处女作.

●唔 这是突如其来的脑洞 可能会很奇怪

●然后没有cp只能算友情向.

●硬要说的话是弹丸论破的狛枝凪斗xGarryx狛枝凪斗

●很渣

●描写不到位

●设定是狛枝死亡后+忘却的肖像ED后






  狛枝凪斗.一个希望厨.在某天被长枪贯穿.

这不是结束哦?

狛枝凪斗用手扶着墙爬起来.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腹部.用手确认伤口.之后惊奇的发现伤口消失了.风衣和里衣上也没有血迹.

环顾四周.是个蓝色的房间.除了一把钥匙和一个长发女人.别无他物.

“哈…?还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现在理论上我已经死亡了.但是却被传送到奇怪的地方来了呢.这简直是比日向君那个攻略小能手是个预备学科还要可怕的笑话啊.”狛枝这么絮絮叨叨着一边把掉在地上的玫瑰花捡起来.同时将目光移向了一旁的蓝色玫瑰.

——这东西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手控制不住的把手靠近玫瑰.

一点一点的……

碰到了.意外的没有扎人的感觉.明明有刺.甚至连触碰植物粗糙的那种触感都没有.  反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涌上来. 可惜只剩一片花瓣了.更像是什么恶趣味的家伙把他撕烂丢弃在了什么地方的样子. 不会在占卜什么吧..

有这样的预感.

把玫瑰捡起来顺到口袋里.再跑到画像面前捡起钥匙.

抬起头的瞬间——画像微笑起来。

…这是什么恶心的东西啊简直就比绝望好一点点。

难道说又有什么恶趣味的家伙把我的精神之类的东西传送到这样的地方来…?还是说是什么超自然现象.果然我这样的残渣连成为希望的垫脚石都是这么不顺利的事啊.

狛枝 这么想着用钥匙打开门.走出了房间.结果来到了奇怪的大厅.中间是一个桌子和一幅画像.画像总有种意外的圣洁的感觉.

“啊..怎么说呢.真是充满了希望呢!在这种绝望的地方的不幸一定会让我得到幸运吧!”

画的下方有个小小的署名.还有画的名字.虽然很小不过还是能看见——

《永恒的祝福》——格鲁特纳。

“祝福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还真是多余啊.我能够得到什么呢..?像我这样竟会把预备学科当做希望的垃圾..诶.花瓶?”

狛枝想起了什么.把口袋里的蓝玫瑰插了进去. “难不成还是什么回血点之类的吧..?饶了我吧这种rpg游戏的设定..哈哈..”

这么说着花瓶里的鲜花开放了.

…我这种残渣的才能真是在意外的时候有用啊.

玫瑰花开放了也就不好塞进衣袋里.于是保持着绽放的状态被狛枝拿着.

”走右边好了.希望我这样危险的才能别让我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才好.不过那样也不错啊…?让我这样恶心的生命结束在这样恶心的地方…” 这么说着狛枝低着头推开了门.一个男人倒在那里.

“哈..?”狛枝忍不住发出了疑问般的声音.缓慢的走过去.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听得见吗…?”

总觉得自己说的对白似曾相识.

“唔啊.你要做什么?人家可是什么都没有了哦 ! ”男人抬起头. 总觉得眼睛..眼神似曾相识.

“难道你是美术馆里来的人吗…?”男人突然爬起来开口问道.

“是啊.”狛枝微笑起来.不由得又披上了那副温柔的好皮囊. “啊..那真是太好了..!”男人的声音激动的都有点破音.“好久没有人来了呢!这次真的以为要死掉了呢!人家叫garry哦?你叫什么名字?” 狛枝对于对付突如其来的状况这种事本来是应该算擅长的.但此时却不知道说什么.

“啊..!仔细看了看你..你的设定..和人家好像啊..!”

狛枝凪斗愕然.但大脑下意识的给出了回复.

“哈..?像我这样的人和你撞设定还真是对不起啊.我这种垃圾即使是陌生人碰到了也会觉得恶心什么的吧.哈哈哈.”

“不是这样啊.人家呆在这里不知道过了多久呢!自从有个叫ib的孩子来了这里.就再也没有人来过了.因为人家的玫瑰被mary扯的只剩下一点点了啊.结果人家就只能呆在这里了啊.而且还要面对特别恶心的蓝色的娃娃啊.只不过是踢了一脚罢了.” “对了”garry想起了什么似的.“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我是狛枝凪斗哦?不过我这种人的名字不用牢牢记住也无所谓吧.”狛枝又在说妄自菲薄的话语.”

“人家没有这样想.因为你毕竟把人家的玫瑰还给人家了.这样的玫瑰如果花瓣全部没有的话.就会全身没力气!所以要好好保护好吗?”Garry蹲下揉了揉狛枝君的头.等等?蹲下?

狛枝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对.视角似乎在进入房间起就觉得不太对.于是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

哈…?这就是遇见队友的幸运接踵而来的不幸吗?这种像吃了某些现充去坐过山车作死看犯罪集团交易被灌下的药的效果是怎么回事啊…。

即使我这样的残渣变小了果然还是很恶心啊.

“怎么了?狛枝?”

狛枝看着Garry关切的眼神.觉得绝望了.

“说起来狛枝你有没有玫瑰呢”

“玫瑰的话.没有哦?”

“还真是奇怪.之前的那个孩子..就是ib..他是有玫瑰的哦!”

“不过狛枝君你这么大的一个孩子自己走应该很危险吧.人家正好也在找出去的路...虽然找了很久.但是一起走吧?”

Garry说着伸出了手.

露出了总觉得在哪里看过的笑容。


TBC.感觉是大坑呢。而且这么冷有人看吗 。


评论(11)

热度(31)